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彩马报 > 文章列表

奶奶是附近颇有盛名的接生婆

时间:2018-07-29 21:55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jige188    点击:
  许杳杳没法忘记那天的陆山田。
  
  那是夏天的末尾,她背着医箱,跟着奶奶去那条长街尽头的陆家大宅。
  
  奶奶是附近颇有盛名的接生婆。
  
  这次请奶奶帮忙看胎的人是陆山田的妈妈。准确地说,应该是后妈。
  
  许杳杳有些无聊,便坐在门槛上发呆。抬起头去看,就看见在屋顶上坐着的少年。
  
  他埋着头,蓬松的头发垂下来遮住眼睛,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手里的东西,侧脸的线条柔和美好,他像一尊漂亮的雕像一样,蜷着腿坐在屋顶上。
  
  许杳杳看得有些呆,伸手按到胸口,听见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。
  
  “陆山田。”
  
  却不是她开的口。是一个站在门口仰着头的少女,穿着红色的碎花裙子,卷卷的长发,眉目姣好。她的名字叫做顾妤。
  
  杳杳注意到她的腿,跟传闻中的一样,有些跛。
  
  一个椭圆形的物件沿着瓦片的沟壑,从屋顶上滚落下来。
  
  是一只紫榴色的埙。
  
  2.长长的身影,转身退入雾中
  
  秋雨淅淅沥沥地来袭。
  
  许杳杳看见雨水中骑着单车的少年修长的双腿张得大大的,后座的顾妤双手抓着他的腰,在下坡的时候发出惊呼声来,继而是一阵清脆的笑,他们看起来,是如此愉悦又美好。
  
  她回到家刚换下被打湿的校服,就听见有人大声地喊叫、拍门。她匆匆去开门,一愣,屋外是被大雨淋得湿透的陆山田。
  
  他一把抓住杳杳,大声地问:“许奶奶呢?”
  
  奶奶闻声出来。
  
  杳杳在一旁听得明白,是陆山田的继母快要生了,可家里的大人这几天都不在,他只好跑来找奶奶。
  
  陆山田抹了一把脸,转身就往外面跑。杳杳回屋抓起一把雨伞,也跟着冲了出去。她跑得气喘吁吁,费力举着手里的伞,表情认真又执拗,他心里微微一动,伸手接过伞,一把把杳杳拉到伞下,放慢了速度与她一同前行。
  
  这场雨停下来的时候,陆山田多了一个小妹妹。
  
  3.来我身边,我也寂寞,秋日黄昏
  
  杳杳的班上组织去海洋馆。
  
  让杳杳意外的是,她竟然在街上遇到了陆山田。
  
  看样子,向来乖巧的陆山田,逃课了。杳杳看他,声音洪亮地喊道:“哎,陆山田,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?”
  
  对面的少年转过身,和着灿烂的笑容迅速地回答:“好啊。”
  
  杳杳带他去的是一个花鸟市场。
  
  临别时,陆山田送给杳杳一条头上有花纹的鱼。
  
  在那条长街的分岔口彼此道别的时候,却遇见了顾妤。
  
  只是感觉顾妤看她的眼神很奇怪,有种说不出的意味,能隐隐感觉到是不善的。
  
  4.春雨滴答,宛若细谈
  
  那天过后,一晃到冬天过完,不知怎的,许杳杳也没能再跟陆山田有所交集。
  
  到后来许杳杳忍不住去陆山田教室外的走廊晃悠。
  
  “喂,你最好别再打陆山田的主意,他是我的。”顾妤的手抄在口袋里,讲话的时候昂着头,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笑。
  
  那天之后陆山田不再像之前那样踪影难觅,可出现的时候,身边总是有一个顾妤。
  
  杳杳不再等陆山田了。她神情恹恹的,猜想自己这副样子,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失恋。
  
  初春的雨水开始多起来,又是一个下雨天,杳杳顶着书包在墙边躲雨,身后传来奔跑的脚步声,和着雨水“哗啦啦”地敲击着地面。
  
  陆山田被雨淋得浑身湿透,雨水顺着下巴往下落。他在看清楚面前的人时愣了愣。
  
  杳杳气呼呼地不顾雨势就往外跑,不小心绊到街边的石子摔了一跤。她坐在地上莫名地想哭,这该死的暗恋,真是要人命。
  
  她噘着嘴正委屈着,一双大手却突然伸过来,半拖半抱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  
  杳杳一路上抽泣着,时不时骂两句“陆山田你这个大坏蛋”“陆山田我讨厌你”之类的话。
  
  陆山田听着背上磨牙霍霍的声音,仿佛雨后所有乌云散开,被骂得心情十分明朗开怀。
  
  “陆山田,我喜欢你。”
  
  许杳杳火烧眉毛似的从他身上跳下来,也顾不得摔伤的腿,飞快地蹿进了屋里。
  
  5.在蝉声中,没有死亡的迹象
  
  自从跟陆山田在一起后,许杳杳就一直在等顾妤来找她。不过她没等来顾妤,却等来了陆山田为顾妤打架的消息。
  
  主任转过头来问陆山田:“为什么打架?”
  
  陆山田沉默了一会,缓缓开口:“他们笑她是瘸子。”
  
  上课铃催得急,偷听的杳杳只好先回去上课。回到家的时候,杳杳才知道出了一件大事。
  
  昨天小妹妹发了急病,陆爸爸正赶去学校处理陆山田打架的事情,等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有无数个未接电话,走到医院的时候,小妹妹已经夭折了。
  
  陆阿姨在悲痛中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了陆山田身上。
  
  她远远地看着陆山田挺得笔直的身影,单薄却挺拔。陆山田,大概一直都很孤独吧。
  
  6.短暂的梦,章鱼在陷阱,夏月
  
  “你听说了么?高二3班的那个陆山田,据说把他不满一岁的小妹妹害死了呢!”
  
  杳杳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怒气冲冲地朝那两个女生喊:“你们乱说什么呢!”
  
  女生被吓了一跳,立刻又反驳回去:“谁乱说了,墙上都贴着呢……”
  
  杳杳循着女生们说的方向走去,果然看到墙上贴着白色的打印纸,白纸黑字,颠倒是非,将矛头直指陆山田。
  
 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学校里的同学都走光了,肇事者才姗姗来迟。
  
  杳杳出现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正往公告栏上贴纸,旁边还放着两瓶胶水和一沓打印好的A4纸,硕大的黑字刺得眼睛发痛。
  
  杳杳一把拉住她的手,转过来的是一张明丽的脸,卷卷的长发,眉目姣好,是顾妤。
  
  “这样做你觉得有意思吗?”杳杳质问她。
  
  “我就是故意的,我就是不让他好过!”顾妤抓住杳杳拉着她的手,刚想一把甩开,眼神却忽然一闪,顺势就把手里的胶水塞到杳杳手里。
  
  “陆山田,不是我……”杳杳想要开口解释,却被顾妤打断。
  
  “陆山田,你信我,还是信她?”
  
  他仿佛沉默了一万年,可杳杳宁愿他永远沉默下去,也不想听到他接下来说的话。
  
  他说:“杳杳,你回家去吧。”
  
  7.蚱蜢被困在战士的头盔里
  
  陆山田从屋顶上跳下来的时候,杳杳正路过他家门口。
  
  陆山田站在屋顶上,屋下站着顾妤和他的父母。
  
  陆山田对顾妤说:“你不是一直觉得是我弄断了你的腿,是我毁了你的梦想吗?既然你那么恨我,那么我如你所愿,我还你一条腿好了,你也不必再为我多费心机。”
  
  他张开双臂,仿佛飞一样,从屋顶上跳了下来。
  
  顾妤的腿也是从陆家的屋顶上掉下来摔断的。
  
  顾妤摔断腿是在十一岁的时候。那时候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芭蕾舞演员。
  
  顾妤是从那时候开始改变的。
  
  杳杳想起陆山田站在院里的那个夜晚,她去握他的手,他满脸都是泪,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哭,那个挺拔俊朗的少年,哽咽着问她:“杳杳,我是不是不值得被原谅?”
  
  杳杳知道他所指的不光是小妹妹,还有顾妤。
  
  8.春天的海洋,轻轻的海浪,终日
  
  所幸陆山田并无大碍,医生说只是左腿有些骨裂,在床上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  
  杳杳带来了他送给她的那条鱼,自己又去买了一条,将它们养在一个鱼缸里,她说:“以后它就不会孤独了。”
  
  还有那只从屋顶上掉下来摔坏了的埙,杳杳找了很多家工艺师,终于将它修补好了,埙上的白色莲花在这个春天绚烂地绽放着,这是在伤口上绽放的花,再也没有比这更美丽的花了。
  
  顾妤跟着父母搬走了。离开前,她来看山田,她拥抱了他,没有说其他的话,在转身离去的门口,她背对着他,说:“你要快点好起来,我会想你的。”
  
  我们的一生中,会犯许许多多的错误。有的是无意的,有的是间接的,也有本不是自己的错却也担着的,我们都知道,有的错误可以弥补,有的却永远也来不及。那么,就让来不及的变成成长的养分,来得及的,都让它开出美丽的花。
  
  陆山田又坐在了屋顶上,春天的花开成了海洋,埙声低低地传来,杳杳知道,一切都已被原谅。

年度热点